写作计划

标签: none

这个计划耽搁很久了,直到最近读到杂文介绍严歌苓,七七八八的杂事记不住,只记得里面介绍严歌苓说,她意识到舞蹈已经无法表达她的情感时,她开始转向写作,她是勤奋和自律的,每天写作很长时间。我想,严歌苓的情感是表达在她所塑造的人物里,她自己也在这些人物里获得了情感表达的快感。

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认识自己,迄今而立之年仍不敢说完全了解了自己,但有一点,我已然能够接受自己,能够直面自己,好的,和不好的。七八年前有个朋友评论我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,我和这个朋友并没有多深的交情,但惊讶于其评论言语犀利。然而,我是害羞的,明明了解自己丰富的内心,但仍然羞于表达,二十多年来反而修成了万分能忍的性格。将澎拜的情感藏于内心,或许是沉稳,但带给我的,却是对童年少年时期那些自由奔放快乐时光的无比怀念。这份怀念成了大学时我的诗集里一个常出现的场景,一个少年,光着脚,逆着夕阳,沿着江边,拽着风筝奔跑。为什么要隐藏自己?难道思考人性的弱点以及歌颂人性的光辉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吗?

<br/>
有这样一条似乎普遍存在的曲线,当我发现它时我感到惊讶。这条曲线的横轴是我们的年龄,纵轴是我们对“爱”与“怜悯”等等这些话题的敏感值,我发现这条曲线是个U型,它一直下降并在某天开始上升。这个某天可能是你三十或者四十岁,也可能是你临死之时。我们常常谈到这些话题之时,无可避免地也会谈到一个词,“人生的无奈”,它可能是贫穷,可能是疾病,也可能是关乎政治。所有的这些“无奈”堆积成一座座大山,将我们逼向平庸,让我们默默地活着,却又死了。

宿命,就是这样,你跟着它一起滑向深渊,体会着滑行快感的同时,你回头望向洞口,想起当初你来时的模样,眼角里飘过一丝忧伤。那一瞬间你仿佛是圣人,自带崇高的荣光。。。

附图拍摄于今年秋天,Rocky Mountain.
Rocky Mountain


comment